新网师晨诵【第39期】李煜《虞美人》赏析

  年年春花开,岁岁秋月圆498888开马!什么时候才能了结呢?一点一点一天一天,有多少往事都消逝了!昨夜小楼上又吹来了春风,在这皓月当空的夜晚怎能忍受得了回忆故国的伤痛。

  精雕细刻的栏杆、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都还在,只是他,李后主已经憔悴衰老了。要问我心中有多少哀愁,就像那不尽的春江之水滚滚东流。

  李后主这个人,不管是对于前期的享乐,还是后期亡国的悲哀,他都是个既没有节制,也没有反省的人。不管写什么,经历什么,他都把他最纯真的、最敏锐真挚的心灵和感情,全心全意的投注进去,使他的词传达出一种强大的感发力量。这种本来在歌筵酒席之间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,给歌妓舞女歌唱的小词,发展到李后主这里,居然有了丰富细致的内容,强大的感发力量,这是词在发展历史之中的第一个阶段——晚唐五代词的演进。

  《虞美人》一共八句。从开头以来,都是两两相对的,都是宇宙的永恒和人事的无常对比: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”;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”;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”。在三度强烈对比之后,促成他感人的结尾: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

  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曾经说:尼采谓,“一切文学,余爱以血书者”。后主之词,真所谓以血书者也。后主则俨有释迦、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。

  俞伯平先生在《读词偶得》上说,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”是奇语劈空而下。

  历史上记载,李后主在亡国被俘虏到宋朝。一天,南唐旧臣徐铉奉宋太宗之命探视李煜,李煜对徐铉叹曰:“当初我错杀潘佑、李平,悔之不已!”而潘佑、李平当年是主张抵抗的臣子。李后主现在亡国做了俘虏,他居然天真地对徐铉说了这样的话。徐铉回去,不敢隐瞒,就把李后主的话报告给了宋太宗。而后,李后主又填词写了“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”的句子,宋太宗自然对他就有了猜忌,于是,他就被赐了毒药,毒死了。

  郝平彩,女,1974年出生,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人。在一所村小任教。喜欢读书,平时也写一些教学随笔。在教学中,倡导学生多读书,开展师生共读活动。这几年尝试进行了班级晨诵,和学生们进行了“古诗接龙”,现代诗的诵读等活动,效果不错。座右铭是:只要上路了,总会遇到隆重的庆典。